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1. 云南网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教育频道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      一个大地漫游者的深情讲述——读《面朝大海,烧水煮茶》
      发布?#22868;洌?span>2019年02月28日 16:55:29  来源: 新华网
      分享至:
        原标题:一个大地漫游者的深情讲述——读《面朝大海,烧水煮茶》

         1

        我读奔跑兄的文章,约起于2006年,被其文字所吸引、所滋养,则已整整十三年。这种吸引,最初源于他漫天遍野的旅行记录,不能算是篇幅完整的“文章”。但他的旅行,类似“剑走偏锋”,不走寻常路,所到之处,往往人迹罕至,旅游?#20284;?#36828;未形成,或者大众旅行不会光顾的地方。因此,虽只三言两语的记录,却能摄人魂魄,勾人前行。

        记得当年让我神魂颠倒、夜不成寐的一篇,是他去黄河的游历,从太原进,由吕梁碛口到佳县,再至保德、府谷、河曲、偏关,最后由大同出。这一段,正是黄河“几”字大湾右边的那一竖,串在这根线上的佳县、保德、府谷、河曲、偏关,还有两边不远的?#23383;?#32485;德、榆林、神木、临县、柳林,虽曾有所耳闻,有的还耳熟能详,却迄未光顾,?#36335;?#27785;睡着的遥远的梦。是他的文字,勾起了我的游?#36857;?#20652;迫着我的脚步。随后不久,我也由太原进,经吕梁碛口、柳林,过黄河,至吴堡、绥德,再折向南,经清涧、延川而至延安、西安,几乎沿着《平凡的世界?#20998;?#20154;公所活动的区域,认认真真地行走了一遍。特别是?#39038;?#30875;口,躺在宽大的窑洞土炕上,听不见车声、人声,收听不到广播,?#36335;?#23436;全与世隔绝,只与一个土炕相亲,那种感觉,真有一点“竹?#35753;?#38795;轻胜马,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旅行滋味。

        这种追踪似的行走,就是文字的力量。今天我愿意向读者推荐《面朝大海,烧水煮茶》,也全因为这些?#24418;?#24230;、有力量的文字。

        2

        读奔跑的文章,似乎满脑子都是“旅行”。换句话说,旅行?#36335;?#26159;他的一个职业,或者一份事业,而他也?#36335;?#24403;世的徐霞客,一个大地漫游者。

        要是放在三十年前,如此天马行空似的旅行,极有可能成为“新闻”。然而,中国发展到今天,对于多数城里人来说,“旅行”早已不算什么奢侈品,或远或近,每年还不都要出门玩几趟。不过多数人的“出门”,只能叫“旅游”,不能算“旅行”。

       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?#28821;?#21477;话说,为什么要远行?每个人也?#30875;?#27599;个人的答案。依我看,真正的旅行,并不仅仅为了看风景,也不一定要去人山人海的旅游景区,甚至不必跟随旅行团,不必结伴而行。真正的旅行,应该是?#37038;?#24713;的环?#24120;?#20570;一?#20301;?#30701;或长的逃离,去寻找和发现陌生,找一些不同日常的感受,寻偶遇,觅知音。若照鹤见佑辅的话说,旅行就是玩自身。

        跑兄则?#30875;?#39640;论,他说:“旅行,是一种神奇的人生穿?#21073;?#20854;结果是抵达另一种现实。”

        也许所有的思想者,都需要远行。奔跑的旅行也不例外。朋友圈都熟知他的一句名言:花最少的钱,走最远的路,看最好的风景。而他如此不知疲倦地花钱、赶路、看景,其实有更高的目的,即“?#19994;?#19968;种?#32422;?#26368;为心仪的、健?#24471;?#24555;的生活方?#20581;?rdquo;陈胜利先生更将之归结为“追寻一种优良的生活”,构建属于他?#32422;?#30340;“诗意的栖居”。这些话,显然说得十分“体己”,又非常?#24179;?#24515;灵。

        3

        奔跑的文章,离不开旅行,更少不得文史,绝大部分篇章,要么追寻逝去的?#35748;停?#35201;么踏访因?#35748;?#32780;留下的胜迹,无一不见人见物,见情见性。

        收在本书中的文章,共?#24418;?#21313;多篇,集为“各自的朝圣路”、“天地一沙鸥”、“岁月的划痕”、“为什么远行”、“风行万里,不问归期”五辑,是他十多年间勤奋笔耕的精选,但主要是近一二年的创作。他既写近现代人物,如鲁迅,如陈?#38686;?#26063;(陈宝箴陈三立陈寅恪),如丁文江熊十力;也写古代人物,如李白?#40485;?#38886;应物韩愈,如王?#24425;?#33487;东坡黄山谷文天祥,如李时珍王守仁。他引?#40485;Α?#26053;夜书怀》中名句: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以为千古人生况味。在追怀丁文江生平中,灵光一现,创造出“大地漫游者”概念,并起“吾道不孤”之慨叹。由于文?#20998;?#35782;含量高,且写法生动自然,比起一般游记类文章,更容?#23376;?#24742;性情,给读者增添教益。

        他自然也写现代人,如“陕西愣娃”郑老先生,如旅途?#20449;?#36935;的大学生小张。青年期结识的九江丁伯刚先生,最使其动心,久久不能忘怀。他说:“你不会无缘无故地惦记一个地?#21073;热?#19968;个村庄,一座城市。如果有这样的惦记,往往是因为那里?#24515;?#24806;记的人。”

        4

        奔跑的文章写法,显然深受余秋雨《文化苦旅》影响。但他有所超越。我将其归纳为“史学的功底,文学的?#23454;鰨?#32593;络的词汇”。网络时代的“快阅读”、“浅阅读”,容不得写那么长、那么深,摆那么正襟危坐的架?#30130;?#29992;那么专业的术语。最有趣的是他对历代职官的现代翻译。作为历史学硕士毕业的跑兄,也许知道这样的翻译可能不那么?#26082;罰?#20294;他觉得,让读者看得懂、愿意看,或许比翻译得准更重要,读者诸君应该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吧。

        ?#28909;?#20889;在潮州偶遇大咖韩愈,写唐朝的官?#30130;?#35828;“按唐?#30130;?#36827;士前三甲可以直接做官,从?#20284;?#24178;起,相当于现在的副处?#19969;?#22914;果没中,就麻烦多了,得进?#20449;?#35757;,参加组织部(吏部)的考试,在?#25165;?#24037;作,这叫‘铨选’。”又说,公元819年,韩愈任司法部副部长(刑部侍郎),后遭贬,任潮州市长(刺史)。在写?#40485;?#26102;,?#36139;鸥?#20026;“?#40485;?#22823;叔”,说他年轻时,?#21103;?#20197;上官职都不低于县令,家里其实很有钱。“但小杜学习不努力,到处搞‘深度游’,终于没考上大学。”后来到成都投靠朋友严武。严武时任成都市市长(成都尹),邀他进了幕府,任工业部助理?#24425;?#21592;(检校工部员外郎)。这样的写法,显然是有特定读者对象的,体?#33267;?#20182;的聪明和智慧。

        5

        奔跑说,在?#30452;?#26080;文的时代,以文会友的境界,有?#34987;?#20196;人惊喜。也许正是这样一种信念和追求,才使得他在每一次旅行后,都能奋笔疾书,及时推出高质量的妙文。

        当今人类,一方面受到物质的重压,生活节奏不?#38686;?#24555;,忙碌得将“心”弄丢了;另一方面,又因为海量信息的全天候传播,搅得每个人都“惶惶不可终日”,“异乡人”情结大?#27573;?#28363;生。奔跑也未能例外。他因此尤能理解那些如同“天地沙鸥”一样的“异乡人”。他在?#27573;?#27861;诗意地栖居》一篇中,不仅深情讲述了与丁伯刚先生“以文会友”的交往史,更引一个叫杨明的诗人的“酒杯”,浇?#32422;?#24515;中的块垒:“所有的?#27663;?#21407;本不都是异乡吗?所谓?#27663;紓?#19981;过是我?#20146;?#20808;漂泊航程?#26032;?#33050;的最后一站。”他以这种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?#24418;?#20013;”的渺远情?#24120;?#34920;达人生淡淡的哀愁,?#20113;?#21451;朋君子的深深共鸣。

        奔跑曾勉励我多写,写?#32422;?#26368;心动、最难忘的人和事。读了他的这部大作,特别是《烧水煮茶,?#21364;?#19968;个朋友的到来》《应似飞鸿踏雪泥》《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李白》等篇章,我的心头涌起阵阵温暖和感动。我们曾结伴在?#26412;?#31532;三极书局买书,他赠我《时为公务员的鲁迅》;曾为了寻找章衣萍当年?#26408;?#30340;“古庙”,一同踏访过历代帝王庙;我们还曾在丽江不期而遇,两家人结伴探访虎跳峡、洛克故居;他也曾特地赶来我的城市,同访敬亭山、夜游谢朓楼……奔跑的文章,叫人认识他是一个?#31859;?#32773;,更能感受他是一个?#38376;?#21451;。而你一旦进入他的文章,早晚会走进他的生活,成为他的好友。(书同)

      责任编辑:王胤
      新?#25945;?/span>
      订阅?#27934;?#22478;?#21482;?#25253;综?#20064;妗罰?#21457;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订阅?#27934;?#22478;?#21482;?#25253;》?#27827;槔职?#21457;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关注云南网微信
     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      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     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    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  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?#28023;?#20113;)字第00093号
    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     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1.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