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1. 讀書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云南網 >> 教育頻道 >> 讀書 >> 正文
      管平潮:用文字把世界變得更美好
     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0日 21:20:12  來源: 中國青年作家報
      分享至:
        原標題:管平潮:用文字把世界變得更美好

        一位工科學霸,是怎樣變成知名網絡文學作家的?掃碼看管平潮的仙俠江湖。

        管平潮,本名張鳳翔,中國仙俠代表作家,知名暢銷作家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浙江省作協副主席,浙江省網絡作協副主席,杭州市作協理事。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、日本國立情報學研究所,現定居杭州。代表作:《仙劍奇俠傳》、《血歌行》、《仙劍問情》、《九州牧云錄》、《大話西游》等。

        在網絡文學作家里,管平潮的學歷可能是最高的——他1996年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,本碩連讀,后在日本國立情報學研究所拿到博士學位。

        一位工科學霸,是怎樣變成一個仙俠小說作家的?在杭州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周期間,《中國青年作家報》記者對管平潮進行了專訪。

        我是如何學習語文的

        很多網迷都喜歡管平潮的文筆,清新俊朗,娓娓道來,如坐清風中。

        這功力來自何處?

        “1996年江蘇省高考分數出來后,我的語文單科成績是江蘇省最高分。”管平潮對當年的高考成績頗為自豪,“那一年江蘇省高考,文科生和理科生的語文考試采用同一套試卷。一名南通農村出身的理科生,拿下江蘇省的語文狀元,同時還是市理科總分第二名。”

        管平潮本名張鳳翔,“張鳳翔”在南通《通州日報》上發表的《我是如何學習語文的》一文中說:“縱觀本次語文高考命題,純粹課本上的幾乎沒有,語文是最先向我們提出全面素質要求的高考主科,它的考題涉及古今中外、天地人文,所以,我們的語文學習不能僅僅局限于課本,而應注意更多無關的東西。試想,如果對音樂一竅不通,又怎會對這次高考中一篇音樂方面的短文順暢地閱讀理解?如果不注意《諷刺與幽默》報上的漫畫評論,這次高考又怎能得心應手?”

        發表這篇文章,是管平潮第一次把自己的名字變成了“鉛字”。他的這段個人學習體會,對人們如何理解語文學習、如何提高語文成績至今仍有幫助和啟發。

        如今,管平潮的作品總字數雖已超過800萬字,但這張帶有“記憶”的舊報,仍被他的老母親珍藏在南通老家中。管平潮特意委托老人拍照后,微信發給了《中國青年作家報》記者。

        仙味就是古典意境

        管平潮自幼生長在南通一個叫平潮的鎮子,家境一般,但有不少藏書。管平潮父母都是語文教師,從小鼓勵他看書。特別是他媽媽有好幾個筆記本,全是手抄的《紅樓夢》,這對少年管平潮的影響特別大。所以,每次爸媽進城,管平潮要的不是糖果和玩具,而只有一個要求:給他帶好看的書。

        “在農村,即使小孩也會被要求做很多家務活或者幫助干農活,但是我爸媽有個明確的規定:只要我在看書,無論什么書,哪怕當時被認為是無聊閑書的武俠書,也認為我在‘學習’,就不用干活。這個規定十分有效地促使我讀更多的書。”管平潮說。

        在日本國立情報學研究所讀博士的管平潮,還考取了最難獲得的日本文部省獎學金。由于生活學業都無憂,為了打發寂寞的時間和消解思鄉之苦,他開始讀大量的閑書。管平潮說,“我看了五六年網絡小說,21世紀初的網絡小說相當于西方玄幻,我無意中看到蕭鼎的《誅仙》,被打開了思路。想:哦,原來網絡小說也可以有東方題材啊。更重要的是,我特別喜歡古典文言小說,《三言二拍》、《聊齋志異》等都是反復看爛了的。”

        磨礪和痛苦,歷來是激發創作激情的源泉。在網絡文學世界里,管平潮迷上了最帶中國傳統文化韻味的仙俠小說。

        管平潮說:“我認為我寫的仙俠,或者確切地說‘古典仙俠’,是能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題材之一。仙俠承繼了中國古代幻想文學的文脈,是神話小說、志怪小說在新世紀的具體表現。相比其他題材,仙俠題材能更好地承載各種中國傳統文化,比如中醫、民樂、詩詞、禮儀等。”

        管平潮心目中的仙俠定義是:飄逸有靈氣,彰顯仙家意境,彰顯俠骨柔腸。“寫一個仙幻武俠大背景下的恩怨情仇,重點是要感性,有意境,有味道,有氣質,不能陷于什么等級啊層次啊這些機械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仙俠小說自然離不開仙人,在管平潮眼里,仙人就是凡人中的君子。管平潮第一部小說《仙劍問情》(原名為《仙路煙塵》),剛發布沒多久就受到讀者熱評。

        “其實,無論是現實題材還是虛構類的題材,或者說無論是古代的還是現代的,佳作的價值觀都要是當下的主流價值觀。我覺得這點是廣大的網絡文學創作者應該重視的問題。”管平潮說。

        小說里用了兒子寫的詩

        “會寫詩了啊?真好真好。”圍墻內傳來一個醇厚優雅的聲音。雷冰梵一聽,便知是那位教書先生一樣的大漠國主錢弘。

        “寫了什么詩呢?讀來給錢王爺爺聽聽。”錢弘慈祥地問道。

        “剛學會呢,只寫了兩句,可以嗎?”那小童既興奮又惴惴不安地問道。

        “當然,當然,第一次能寫兩句,很了不起呢。”錢王笑著鼓勵。

        “好啊,那我念了,錢王爺爺不能笑我——是:‘黃葉滿地撒,花兒四處開’。怎么樣?怎么樣?是好詩嗎?”小童滿含期待地問道。

        “是好詩!”面對這樣幼稚不堪的詩句,錢弘卻第一時間大聲叫好。

        “真的嗎?”面對錢王的盛贊,這小童連自己都不太敢相信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這是管平潮新作《血歌行》(出版名《少年屠龍傳》)的節選。文中“黃葉滿地撒,花兒四處開”——這兩句很稚嫩的詩,是管平潮的兒子張星瀚上幼兒園中班時所寫。

        “那是秋天的一個下午,我接孩子放學時,看到校園里的景色,兒子試著寫的詩。”寫者無意,正在寫作新作的管平潮卻從中找到了感覺。管平潮對《中國青年作家報》記者說,“我以此想象、演化出一個體現愛國主義情懷的情節,就是上面這一章。”

        “這一章主旨是,逃亡中的華夏子民,還不忘誦讀經典、學寫詩歌,然后收留他們的國主說:這種時候猶然記得學習讀書的國族,不應該滅亡,就決定出手救援。”管平潮說。

        創作需要靈感。在與孩子的互動中,管平潮發現孩童經常會從游戲、動漫中提出一些有趣、大膽的想法,孩子有時還會建議用在小說里,這讓他感到十分驚喜和意外。他一方面會為今天的孩子在互聯網時代的生活感到幸福,同時,也不得不感嘆“生活的變化”。

        如今定居在杭州、已成為專職作家的管平潮,對文學的觀念、寫作的理念,有自己獨到的見解。

        “我認為寫作,最終寫的還是人,而人是有感情的。只有把人物寫得生動到位、活靈活現,把他們之間的感情糾葛以及情感中一些微妙內容挖掘出來,才能讓作品更有生命力,也更能對抗時間的洗禮。所以對我來說,這是我的一個選擇、一個創作理念,而我也會繼續堅持下去。”管平潮說。

        把寫作速度降下來,把篇幅降下來

        廣泛的閱讀和語文課本的學習,是很多網絡文學作家良好起步的基礎。管平潮也不例外,他感嘆“當年學的語文課,讓我寫書賺錢了。”

        對于讀者關心的網絡作家中的“理工男”現象,管平潮說,“在創作長篇小說時,謀篇布局非常重要,前后邏輯和條理一定要清晰。”在這方面,他認為注重邏輯、偏于理性、受過良好理工訓練的工科男,更有優勢。同時,理工學科學到的各種知識,都有可能激發小說內容方面的靈感,擁有更寬廣、更深厚的構思維度。

        每一部作品完結,他一般需要兩到三個月的緩沖期。管平潮回憶道:“當時最深陷劇情的是《仙路煙塵》,寫到結局時,我甚至落淚了。因為歷時三年半,傾注了極大心血在里面,書中的世界對我如同真實,書中的人物如同我好友熟人,一旦完結,總覺得我就和這個世界分離,和這些朋友告別,真的很難過。”旅游是他修復心情的主要方法。他說,“對創作者來說,旅游不僅可以散心,放空自己,還能采風,獲取新的靈感。”

        很多青年文學愛好者選擇投身網絡文學行業,是看中了“高收入”“高回報”,而并非單純的忠于創作本身。

        對于這個問題,管平潮也談了他的看法:“這是一個辯證的問題,單純的逐利,可能反而賺不到多少錢。比如我已經寫作16年了,其實大部分時間里并沒有賺到多少錢。如果我單純為了錢,那是堅持不到現在的,當然后來一些機遇也使我的境遇改善了。因此,結合個人經歷,我認為如果作者太以逐利為目的,可能反而得不到利。而且我個人認為,作者如果不是出于對文學的熱愛、對創作的熱愛、對寫作有一種沖動的話,那很難堅持下去的。”

        管平潮的作品可以說是影響了很多年輕人,他在學生中的人氣一向很高,也經常被高校邀請前去開設講座。談及和大學生交流的感受時,管平潮對記者說:“每次講座最后都有一個互動環節,學生們會在這時候提出問題。我發現有些問題提得很有水平,常常讓我刮目相看,同時有些問題還能帶給我啟發。記得有個學生,他不單從我和作品的角度發問,還對整個網絡文學行業、對中國文化事業進行提問。這很符合我心目中對中國大學生的期待,挺好的。”

        “網文精品化寫作實戰”,這是管平潮受邀在中國網絡作家村“好故事訓練營”、文學網站等,為愛好網絡文學寫作者的授課題目。談及網絡文學未來的發展和前景,管平潮對《中國青年作家報》記者說:“我一直以來都在倡導網絡文學精品化。網絡文學要降速減量提質,把寫作速度降下來,把篇幅降下來,最終為提高質量努力。因為從長期來看,精品化寫作一定是一個大趨勢,能提高我們的競爭力,更有利于把網絡文學推向社會更主流地位。”( 管平潮)

      責任編輯:王胤
      新媒體
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綜合版》,發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》:娛樂版發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關注云南網微信
      關注云南日報微信
      新聞爆料熱線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云南網簡介 |  服務合作 |  廣告報價 |  聯系方式 |  中央廚房 |  網站聲明
      滇ICP備08000875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3120170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511600
     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滇)字 04號
    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云)字第00093號
    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未經云南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     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4166935;舉報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1.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  1. 时时计划群贴吧 赛车pk10号码套路 黑龙江时时官方 老时时彩走势图360彩票 网络棋牌频道 安徽11选5前三直遗漏一定牛 赛车裙102999 北京赛pk10现在直播 彩票七乐彩 广东时时平台租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