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1. 读书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教育频道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      格非:文学艺术帮助我们解释自己
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24日 16:37:43  来源: 《中国?#22270;?#30417;察》
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原标题:格非:文学艺术帮助我们解释自己

        电影从根本上讲,就像布努埃尔所说“电影是一个伟大的梦幻”,它吸引我的并不是我从电影里面了解到了什么事情,因为有些电影我们看过十几遍还想继续看。电影是在帮我们做梦,它?#20174;?#30340;其实是我们自身的意识秘密。一个人可能需要两种智慧,一种是白天的智慧,一种是晚上的智慧。龚自珍说“经济文章磨白昼,幽光狂慧复中宵”,你在半夜想到的事跟白天是不一样的,电影大多数是属于夜晚的,它会让你感觉?#25945;?#21035;有意思,让你觉得震撼。

        “我是一个读书?#19981;?#37325;读的人,看电影也?#19981;?#37325;看”

        有些电影看起来很简单,但是看完以后你会觉得好像还没?#20449;?#35302;到它,你还要再看一遍。在我第一次接触小津安二郎的电影《东京物语》?#26412;?#26377;这样的感觉。电影中的母亲死了以后,儿子女儿都回来了,原节子演的儿媳妇?#19981;?#26469;了,最后只有这个儿媳妇留下来多待了几天。整个镜头里面就剩下两个人,一个是原节子演的儿媳妇,一个是小女儿。小女儿眼睛里含着泪花,说你不是父母亲生的骨肉,但你对我爸爸妈妈那么好。他们有事都走了,妈妈死了以后马上人走茶凉了。这个故事这样讲很清楚,但问题是突然镜?#21453;?#32473;原节子,她说我跟他们是一样的,没有任何区别,你现在认为我好,只不过是因为我?#20154;?#20204;更狡猾,当时中文翻译就是“我是一个狡猾的人”。

        出?#32456;?#19968;幕的时候,我发?#32456;?#20010;电影我根本没有看懂,所以又从头再看一遍,才觉得整个电影美不胜收,所有?#21335;?#33410;都变了。你回过头来看,发现儿子跟女儿都是有道理的,他们大老远回来,自己还要工作,肯定没办法多待几天,总不能为此把工作丢掉。这是现代社会没有办法的事情,所以里面包含巨大的悲凉,这种悲凉是小津安二郎最关心的东西,我把它看成是东方意义上存在论的一种描述。所以有些电影是可以一看再看的。我是一个读书?#19981;?#37325;读的人,看电影也?#19981;?#37325;看。好比一个东西吃过了,你觉得好吃你就不吃了,一定要挑一个味道怪怪的再尝一尝,其实没必要,我觉得好吃的东西可以一吃再吃。

        “一个真正懂小说、懂电影的人是不太会出现精神上的?#22270;?#22256;惑的”

        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,也有恶魔的一面,歌德早就说过这一点。你看黑帮电影或者小?#36947;?#38754;有很多这样的描述,有些十恶不赦的人在某些特殊的环境里面会做出极其高尚的举动,也就是说任?#25105;?#20010;人都有做出高尚举动的可能。人是保全自我的,同时也是利他的,是爱别?#35828;模?#26159;愿意为别人牺牲自己的。如果一个人老是想要保存自己,最后你就会变成一块石头,没有任何向外延展、实现价值的可能。所以电影也好,小说也好,无非是一种代偿的?#38382;劍?#35753;我们来思考这些问题。文学艺术能够帮助我们解释自己,解释自己的生存。所以我说一个真正懂小说、懂电影的人是不太会出现精神上的?#22270;?#22256;惑的,会超越那种烦恼,因为它们帮助我们解释了我们自己以?#29240;?#36973;的生活。陀?#32426;?#32822;夫?#22815;?#30340;小说《罪与罚》里面主人公拉斯柯尔尼科夫,他杀害了两个人,但你在读书的过程中会渐渐理解这个人,并发生感情上的偏移,你一定不希望他被判死刑,希望他获得拯救。所以这个人最后被流放到西伯利亚,他一定会获得拯救。

        “好东西一定是自然的”

        电影有不同的拍摄方法,这个跟导演的类型有关,当然和文学艺术的观念也有关。有一种电影是导演控制观众,所有效果都是导演预?#39057;摹?#20182;在片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监视器,一大堆人在旁边张罗,他看这个镜头不对就重来。所以有的导演一定要达到某?#20013;?#26524;,就是我要的感觉是什么。这是一种拍法。还有一种拍法,是较为自然的,导演不去刻意控制观众。?#28909;?#24076;腊导演安哲罗?#31456;?#26031;的《雾中风景?#32602;?#25105;也看过至少七八遍。我在清华给学生开过电影课,?#30475;?#23398;生讨论《雾中风景》的时候都能讨论出新东西来。这个片子是可以无穷解释的,但是也没有走到像伯格曼电影那种让你看不懂的方向。它有一个大致的情绪,整个叙事有一个节奏可以让你抓住的。我们常讲,当你放松控?#39057;?#26102;候,有时会感觉到一种自由。自由是文学艺术中最高级的东西,如果一个东西太刻意的话还是第二流的,好东西一定是自然的。就像写毛?#39318;鄭?#19981;能说你的工夫达到一定阶段,每天写出来的字就?#24049;茫?#19981;一定,有的时候自然的就很好。写小说也是一样,把握控制和反控制之间的关系需要一个实践的过程,慢慢体会就会琢磨到。(本文刊载于2019年第12期《中国?#22270;?#30417;察?#32602;?#35760;者 宋梁缘 根据格非先生的讲述整理)

      责任编辑:王胤
      新?#25945;?/span>
      订阅《?#25788;鞘只?#25253;综合版?#32602;?#21457;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订阅《?#25788;鞘只?#25253;?#32602;?#23089;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关注云南网微信
     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      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     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?#29275;?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?#29275;?511600
    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  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?#29275;海?#20113;)字第00093号
    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?#29275;?a href="http://paper.yunnan.cn/Untitled-1_licence.gif">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     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?#22467;?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1.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  1. 激爆水果盘在线客服 香港赛马会官网是多少 美因茨号 2019寻仙手游平民职业 青海快三开奖 美国一部壮志凌云限制电影 第五人格红蝶攻略 天天飞车时空 太阳vs勇士视频直播 青蛙王子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