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1. 读书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教育频道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      “智能时代”还需要工具书吗?
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24日 16:37:44  来源: ?#26412;?#26085;报
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原标题:“智能时代”还需要工具书吗?

        法无明文不为罪。办理刑事案件,法典不能离手。对办案人员和刑辩律师来说,“两高”司法解释、意见批复、会议纪要、指导案例,手头得常备常新。“一本通”“总整理”“全厚细”等刑事工具书,也是必不可少。

        当然,司法?#23548;?#20013;,许多“疑难杂症”,无法直接从字面求解。例如,多次抢劫预备,能否认定“多次抢劫”?经营有偿?#32456;?#19994;务,是否属于“非法经营”?国有控股企业中,哪些人属于“国家工作人员”?#21487;?#36848;问题,单查法条?#36824;唬?#26377;时得靠“立法释义”或“理解适用”支招,或者在《最高人民法院公报》《刑事审判参考》等出版物中寻找答案。问题是,这些释义、参考、案例分布甚广,体系庞大,查询不易,?#35789;够?#32534;整理,也是不易携带的“大部头”。

        我任刑事法官时,曾想逐字梳理前述?#21335;祝?#20174;中提炼“干货”、归纳“规则”,编撰一本相对全面、实用的“小册子”。然而,面对汹涌而来的人工智能大潮,我又开始犹豫:当所有法律法规、司法文件、裁判文书都可以在“超级数据库”内“一网查询”,当“智能类案推送”成为各类办案辅助系统的核心“卖点”时,还有必要再去编一本法条注释书吗?一切交给数据和机器,问题是否就迎刃而解了?

        “当然不可能全靠机器解决。”当我向法律科技界的朋友求教时,大家都给出否定答案。是的,按照现在的人工智能技术,计算机在语音识别、图文识别、自然语?#28304;?#29702;方面进步神速,但具体到法律领域,还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“智能推送、精确回应”。

        为?#35009;?#21602;?因为每一个刑事罪名背后,?#23478;?#34255;着千百种“适用场景”,对应着各类成文或不成文规则。这其中,既有法律适用规则、量刑操作规则,也有证据审核规则、程序把关规则。如果没有法律专业人士去提炼、分类、整合,并作标准化处理,将之转化为算法嵌入系?#24120;?#26426;器就只能回答“抢劫罪规定在刑法第几条、?#24515;?#20960;种?#21448;?#22788;理情形、入户抢劫致人轻伤如何量刑”等简单问题,无法就复杂案情作出?#20174;Α?/p>

        机器若想“智能”,必须经过“深度学习”和“?#28304;?#35757;练”,而学习的对象,并非法条或司法解释的简单堆砌,而是经过一线办案人员“精加工”过的法律适用规则。

        规则越是“以问题为导向”,越是经过反复提炼、校正,机器的?#20174;?#23601;越是灵敏,结果就越可能接近准确。正如?#24515;?#23545;“人工智能”的解释:“投入多少人工,就有多少智能。”

        ?#35789;?#36827;入“智能时代”,法律专业主义仍然必不可少。?#36139;?#23454;现“智能辅助办案”,不仅需要工程师和程序员的孜?#38395;?#21147;,更离不开法律专业人士精心绘?#39057;?ldquo;知识图谱”。

        这里的“法律知识图谱”,是教会机器开展法律推理的基础。总体上看,它是法律法规、司法文件、法院判例、证据规则和案件事实的动态集合。具体而言,又可以细分到追诉标准、法律适用、取证指引、证据?#27835;觥?#37327;刑指南等各个领域。

        2017年年底,因为工作关系,?#20063;?#19982;了上海“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”(又称“206工程”)的应用推广工作。“206工程”的初步目标,是对应刑法常用罪名,?#36139;?#30456;应证据标准和规则,将之嵌入司法办案系?#24120;?#23454;现对证据的统一提示指引、?#32454;?#26657;验把关。

        证据指引工程庞大,必须以“众筹”?#38382;?#23436;成。但法律适用规则的整理,其实是刑法知识的一次“精加工”,编辑者的逻辑编排、要旨提炼、观点选择,体?#33267;?#20010;人的价?#31561;?#21521;、学术判断、政策立场。因此,我决心利用业余时间,编撰一本聚合刑法法条、立法解释、司法解释、司法指导文件及其起草者解读,囊括各类有效判例规则的刑法注释书。

        与德、日学者侧重以学说、理论注解法典的传统注释书不同,这本《刑法注释书》选择的注释工具,是立法释义、立法解释、立法解释性意见、司法解释、司法指导文件、指导性案例、公安文件、相关文件理解与适用等。

        受罪刑法定原则规制,刑法典是一个相对闭合的规范体系,最适合以注释方式编撰。与?#36865;?#26102;,随着经济、社会、科技的快速发展,刑法及其司法解释也必须不断予以回应。

        可以说,任何一本纸质刑法工具书,从出版当日就“过时”了。当然,随着科技发展,有很多方式可以弥补这一缺憾。

        ?#23548;?#20013;,可能已有法官审理过超越规范性文件、指导性案例所列情形的案件,并根据刑法精神,在裁判文书?#36947;?#36807;程中确立了新的规则。如果依托注释书建立在线专业社?#28023;?#30001;法律研究者或从业者适时提供生效判决文号或文本,不断丰富完善、调整校正相关裁判规则,将为?#36139;?#31435;法、司法完善提供更多燃料和动力。这也是我将着手的一项探索。

        我相信,?#35789;?#27861;律人工智能已广?#21644;?#20837;运用,但只要注释者始终以现实问题为导向,始终秉?#20013;?#27861;正义精神,法律人的“情怀”和“匠心”,是无法被复制和替代的。(何帆)

      责任编辑:王胤
      新?#25945;?/span>
    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关注云南网微信
     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      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     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?#29369;?#33410;目许可证号:2511600
    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  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?#28023;?#20113;)字第00093号
    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     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1.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  1. 巨人财富是怎么运作的 钻石交响曲投注 日本武士画 网上mg电子游戏攻略 招财鞭炮攻略 大丰收返水 山西快乐10分计划 侏罗纪公园返水 2010年比特币价格交易 周六竞彩斯特拉斯堡甘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