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•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1. 讀書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云南網 >> 教育頻道 >> 讀書 >> 正文
      “智能時代”還需要工具書嗎?
     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24日 16:37:44  來源: 北京日報
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原標題:“智能時代”還需要工具書嗎?

        法無明文不為罪。辦理刑事案件,法典不能離手。對辦案人員和刑辯律師來說,“兩高”司法解釋、意見批復、會議紀要、指導案例,手頭得常備常新。“一本通”“總整理”“全厚細”等刑事工具書,也是必不可少。

        當然,司法實踐中,許多“疑難雜癥”,無法直接從字面求解。例如,多次搶劫預備,能否認定“多次搶劫”?經營有償討債業務,是否屬于“非法經營”?國有控股企業中,哪些人屬于“國家工作人員”?上述問題,單查法條不夠,有時得靠“立法釋義”或“理解適用”支招,或者在《最高人民法院公報》《刑事審判參考》等出版物中尋找答案。問題是,這些釋義、參考、案例分布甚廣,體系龐大,查詢不易,即使匯編整理,也是不易攜帶的“大部頭”。

        我任刑事法官時,曾想逐字梳理前述文獻,從中提煉“干貨”、歸納“規則”,編撰一本相對全面、實用的“小冊子”。然而,面對洶涌而來的人工智能大潮,我又開始猶豫:當所有法律法規、司法文件、裁判文書都可以在“超級數據庫”內“一網查詢”,當“智能類案推送”成為各類辦案輔助系統的核心“賣點”時,還有必要再去編一本法條注釋書嗎?一切交給數據和機器,問題是否就迎刃而解了?

        “當然不可能全靠機器解決。”當我向法律科技界的朋友求教時,大家都給出否定答案。是的,按照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,計算機在語音識別、圖文識別、自然語言處理方面進步神速,但具體到法律領域,還做不到真正意義上的“智能推送、精確回應”。

        為什么呢?因為每一個刑事罪名背后,都隱藏著千百種“適用場景”,對應著各類成文或不成文規則。這其中,既有法律適用規則、量刑操作規則,也有證據審核規則、程序把關規則。如果沒有法律專業人士去提煉、分類、整合,并作標準化處理,將之轉化為算法嵌入系統,機器就只能回答“搶劫罪規定在刑法第幾條、有哪幾種加重處理情形、入戶搶劫致人輕傷如何量刑”等簡單問題,無法就復雜案情作出反應。

        機器若想“智能”,必須經過“深度學習”和“試錯訓練”,而學習的對象,并非法條或司法解釋的簡單堆砌,而是經過一線辦案人員“精加工”過的法律適用規則。

        規則越是“以問題為導向”,越是經過反復提煉、校正,機器的反應就越是靈敏,結果就越可能接近準確。正如行內對“人工智能”的解釋:“投入多少人工,就有多少智能。”

        即使進入“智能時代”,法律專業主義仍然必不可少。推動實現“智能輔助辦案”,不僅需要工程師和程序員的孜孜努力,更離不開法律專業人士精心繪制的“知識圖譜”。

        這里的“法律知識圖譜”,是教會機器開展法律推理的基礎。總體上看,它是法律法規、司法文件、法院判例、證據規則和案件事實的動態集合。具體而言,又可以細分到追訴標準、法律適用、取證指引、證據分析、量刑指南等各個領域。

        2017年年底,因為工作關系,我參與了上海“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”(又稱“206工程”)的應用推廣工作。“206工程”的初步目標,是對應刑法常用罪名,制定相應證據標準和規則,將之嵌入司法辦案系統,實現對證據的統一提示指引、嚴格校驗把關。

        證據指引工程龐大,必須以“眾籌”形式完成。但法律適用規則的整理,其實是刑法知識的一次“精加工”,編輯者的邏輯編排、要旨提煉、觀點選擇,體現了個人的價值取向、學術判斷、政策立場。因此,我決心利用業余時間,編撰一本聚合刑法法條、立法解釋、司法解釋、司法指導文件及其起草者解讀,囊括各類有效判例規則的刑法注釋書。

        與德、日學者側重以學說、理論注解法典的傳統注釋書不同,這本《刑法注釋書》選擇的注釋工具,是立法釋義、立法解釋、立法解釋性意見、司法解釋、司法指導文件、指導性案例、公安文件、相關文件理解與適用等。

        受罪刑法定原則規制,刑法典是一個相對閉合的規范體系,最適合以注釋方式編撰。與此同時,隨著經濟、社會、科技的快速發展,刑法及其司法解釋也必須不斷予以回應。

        可以說,任何一本紙質刑法工具書,從出版當日就“過時”了。當然,隨著科技發展,有很多方式可以彌補這一缺憾。

        實踐中,可能已有法官審理過超越規范性文件、指導性案例所列情形的案件,并根據刑法精神,在裁判文書說理過程中確立了新的規則。如果依托注釋書建立在線專業社群,由法律研究者或從業者適時提供生效判決文號或文本,不斷豐富完善、調整校正相關裁判規則,將為推動立法、司法完善提供更多燃料和動力。這也是我將著手的一項探索。

        我相信,即使法律人工智能已廣泛投入運用,但只要注釋者始終以現實問題為導向,始終秉持刑法正義精神,法律人的“情懷”和“匠心”,是無法被復制和替代的。(何帆)

      責任編輯:王胤
      新媒體
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綜合版》,發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》:娛樂版發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關注云南網微信
      關注云南日報微信
      新聞爆料熱線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云南網簡介 |  服務合作 |  廣告報價 |  聯系方式 |  中央廚房 |  網站聲明
      滇ICP備08000875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3120170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511600
     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滇)字 04號
    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云)字第00093號
    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未經云南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     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4166935;舉報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
     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1. <delect id="8tpdb"></delect>
      2. <div id="8tpdb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8tpdb"><ol id="8tpdb"></ol></div>

        1. 日本美女热舞诱惑最新公告 三公扑克牌手机游戏 新时时二星缩水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90后非主流美女人体艺术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澳门在线中文娱乐网 马洪刚决战澳门 90后美少女人体写真 时时彩有什么办法稳赚